-

女体玩具俱乐部

    书名:女体玩具俱乐部(租赁女郎)(1-7)

    作者:烈烈风中

 

 

 

 

  第一章门

 

  这是一个在圈内很出名的SM俱乐部,我就是俱乐部的老板娘向井一奈,你一进入我的俱乐部一般都能马上发现我。我总是喜欢把自己“安装”在显眼的地方,让客人一来就能够看到我——比如把我安在装在玄关入口的推门上,说是一扇门,其实是一张橡胶抽气床。

  我在每天俱乐部开张之前穿上全包的Latex紧身衣、束腰、震动棒(当然是两根!),紧身衣在奶头和大腿内侧都有电极,在我躺进橡胶抽气床的同时,这些电极和震动棒也都插进了插座。随着空气被抽走,我已经被橡胶床紧紧地夹在中间,只能稍稍扭动一下躯体,然后我和床就被竖起来一起被装在玄关入口。

  进门的每个客人都要从这里经过,他们会捏着我的36D的MM把门推开,因为我就是门的一部分,而且只要门一动,电源就回启动,插进我体内的震动棒以及紧身衣里的电极就立刻开始工作。

  由于我穿着全包的紧身衣,所以看不见东西;衣服和橡胶的阻隔以及抽气机的噪音使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人来推动这扇“门”。所以全部的刺激都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启动,而我只能在黑暗中等待。

  我通常都会因为这样突然的刺激而被弄的大叫(因为这样,我没有使用呼吸抑制装置,虽然我喜欢它,可是用了这个就不能随心所欲地大叫了,我知道那些客人们很喜欢在一进门的时候,就听见我叫春)。

  门被做成了能来回摆动的活页的样子,只要门不停下来,电流就不会停下来,所以,晚上营业高峰期间,我的叫春声基本从来都不会停止的。

  更可恶的是有些客人会带着自己的宠物(多数是调教好的人形女犬)一起来我的俱乐部,有时他们会把宠物拴在玄关,而没有带进俱乐部,于是那些无聊的宠物们就会以玩我这个老板娘来消磨时间,我总是被这些低等的奴隶们推过来踢过去,让我一直被强烈的震动和巨大的电流刺激着,整个玄关里面充斥着我的浪叫,直至变成惨叫,那些宠物们会把我玩到体力不支昏厥过去,才会去通知俱乐部的服务员,要求把门口的玩具换一下。

  当我从橡胶床里面被取出来后,我店里的其她女服务员就被安装了进去,直到她们变成同我一样的下场。

 

 

 

 

  第二章投币游戏机

 

  我另一个经常呆的地方就是在玄关的尽头,俱乐部的迎宾台设在那里,因为我们俱乐部实行严格的会员制,没有会员卡是不能进入的(当然在玄关入口免费玩我这个老板娘除外,555……)。

  迎宾台上有一部识别视网膜信息的机器,只有通过检测,确认为会员,迎宾小姐才会带你进入俱乐部内部。迎宾小姐都是我亲自挑选的美女,统一的兔女郎装,穿着束腰的她们看起来三围恰到好处,该大的大,该小的小。只不过上衣是长袖连手套样式的,以便在客人们用器械或者绳子捆绑她们的时候保护手和手臂。

  一般她们都戴着单手套,单手套下端被扣在贞Cao带的D型环上,不能自由活动。贞Cao带里面当然少不了遥控震动棒和肛门塞,特制的连裤袜带着网眼花纹,在灯光下又闪着粼粼肉光,走起路来会发出摩擦的声音。12厘米的高跟鞋在脚踝的地方上了锁,锁头之间还连着一根只有20厘米长的精钢细锁链,没有在总台拿到钥匙是打不开的。皮制的颈套上挂着四个D型环,使她们的脖子无法自如的转动。

  大红色的马具式口塞,直径5厘米,女孩子嘴都比较小,没有手帮忙的话,就算打开了扣在脑后的搭扣,光用舌头也是顶不出口塞来的,口塞外面还有一个金属环,以便把她们固定在各种需要的位置。

  在迎宾台的后面,有一根不锈钢管串着一串被紧缚的迎宾小姐(穿在她们口塞上的金属环),每当确认会员来到,系统会按来宾的多少自动分配一个或数个迎宾小姐从钢管上摘下来,让她们带领客人进入俱乐部,并按客人的要求引导他们到适合他们口味的房间或大厅。

  而我呢,在常常被安装在迎宾台的对面或者旁边,通常我会穿上各种样式的紧身衣或者丝袜以及长靴,把小腿折到大腿根部用宽带子绑牢,双手在背后戴着单手套,然后下身再被插到一个像大的烛台一样的台子上,这台子上有一长一短两根棒子竖着,短的当然就是插在我的下体的,有5厘米粗啊,每次下班的时候我被别人拔下来的时候,我都会后悔,为什么当初要选这么粗的型号。

  长的一根让人可以用束带把我全身紧紧地固定在这个台子上面,在长的棒子的顶端,有一个玻璃缸,放下的时候,正好可以盖住我的头,可以清楚的看到浓妆艳抹的我。

  而我在被安装在这个台子上之后,就被戴上了一个中空的用橡胶环做的口塞,橡胶环内部有钢丝,让我的嘴还能够略微改变口腔的大小,但是说话还是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台子的底座上有两个投币的孔,可以向里面投10日元的硬币,如果投左边一个孔的话,我头上盖着的玻璃缸就会向后掀起,投币的人就可以任意地用我的嘴为他服务,而且投币一次可以使用30分钟。

  要知道,在我的俱乐部里面,每小时最低消费是10万日元,而我被设定成每口交半小时收费10日元,而且在半小时内人数不限,这样的设置总是让我感到我这个每个月赚几百万日元的老板娘才是店里最贱的女人,才有资格做这里的老板娘。

  而在我右边的一个孔,也可以向里面投10日元的硬币,投进去之后台子上一长一短两根棒子就会在马达的驱动下前后摆动,插在我小身的棒子也会在摆动的同时上下抽插。硬币投得越多,频率就越快,有次一个从青森来的客人一下子在两边的孔里各投了1000日元,真无法想像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硬币,100个啊!

  而原来的设计设定是投加的余额不被用完的话,加在我身上束缚是不能解开的,而当我在上面像拨浪鼓一样摆动了六个多小之后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才发现按设定我还要继续摆动九十多个小时才能停下来。

  她们用了各种工具都没能使机器停下来,而电源又是内置的,不得已只好把已经满脸精液的我抬出俱乐部,必需把窝和机器一起运到制造这台机器的“京都特别机械制造所”,找制造者佐佐木教授,他应该会有办法把我解救了下来。

 

 

 

 

  第三章新干线和黑川医院

 

  运输的时候,原想用汽车的,可是那天米那米地区大塞车,我在汽车上又耽搁了一个小时,已经口吐白沫了。无奈之下,只好把我抬出来,用新干线把已经奄奄一息的我送到了京都。

  虽然我当时已经神智不清了,但是我依稀记得,由于窝被安装在这个装置上的样子出现在了公共场合,马上就引来了围观的人,围了一圈又一圈,不断地有人问正在搬运我的服务员,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人不断的用相机和手机给我拍照,脸上露出淫荡的笑容。还有人向我的服务员索要我的联系方式。最后,连NHK都派了记者来采访,真是佩服他们!

  后来,佐佐木教授终于在我被机器蹂躏了整整十二个小时后,把我从机器上拔了下来,我当时已经是四肢抽搐、不醒人世了。送医院的时候,又发现由于出来的急,大家都忘了带我身上全部锁头的钥匙,包括口枷上的锁、高根短靴上的锁、颈套上的锁以及手铐!

  口枷是用内置合金条的复合材料制成的;手铐是我为了加强快感而特意戴在单手套里面的,正宗警用;高根靴和颈套上锁的地方也是为了防止破坏而内置了合金钢箍的。要想破坏都是十分的困难的。

  但是不打开锁的话,我是没办法换下身上任何一件衣服的。可当时眼看著我不送医院就要一命呜呼的样子,大家也只好匆匆把我紧身衣裆部的开口拉练拉上,就把还不断流著口水的我,送进了东京都黑川综合医院。

  我真的是难以描绘我在医院里所感受到的一切,要知道,一个女人,穿著性感妖艳、裆部有拉链的紧身衣,宝蓝色的紧身衣看起来十分的扎眼,闪闪发光的丝袜,化著妓女一样浓妆的脸被一个巨大的口枷扭曲著,口水不知羞耻地挂在嘴边,已经把胸口湿透了一大片。

  透过已经接近半透明的紧身衣,看得到我36D的MM,双手像囚犯一样被拷在背后,脚上穿著一双12厘米的细跟短靴,靴子还被短短的铁链子锁在一起,我就这样被放在担架车上推进了医院。虽然被送到佐佐木教授的一路上我也是被人又看又摸,但是那时我已经几乎昏迷了,神志不清就也无所谓羞不羞耻,可是当我在急诊室里面醒来,发现我这样子的躺在医院里面,不管是医生、护士还是病人,都在一边看我一边暧昧地议论著。

  当我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向医生解释了我为什么会搞成这样时,我看到那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的医生脸上淫荡的笑容以及他不住地在我身上游走的目光。

  所以感觉综合在一起,我很想钻到床下去躲起来,这是我身为一个女人的基本的想法,但是越是这样想,我就越是感到兴奋。

  医生的听诊器才刚刚碰到我的胸口,我就像触电一样,被一个抑制不住的涌上来的高潮所淹没,当著医生护士以及众多看热闹的病人,我开始在病床上辗转呻吟,大腿互相摩擦著,又由于双手被锁在了背后,双脚也不能分开,整个人都在床上扭动,嘴里发出“哦…哦…哦……”的含糊的声音,但是谁都听得出来,看得明白我这淫荡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样的情景,年轻的护士们都转身,不好意思的走掉了,我听到她们在嘲笑或是辱?我这样的行为,而在场的所有男人,都目不转睛地盯著看我在病床上辗转发春,还有人看著看著就突然捂著裆部冲了出去(大概是去厕所泻火去了吧,我是这样想的)。

  最后,一个年纪比较大的护士走过来,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嘟囔了一句“贱货!”之后,给我打了一针镇静剂,又用被子把我全部盖上。过了一会儿,药物起作用了,我昏昏沉沉地睡了,所引起的骚动才有所平息。

  两三个小时之后,她们才把我身上是钥匙从大阪拿来,我也终于解脱了束缚。

  那次事故使我整整休息了一星期才回到俱乐部去工作,之后我要求京都特别机械制造所更改了机器是设置,把机器的最长工作时间设定再四小时,以免我再陷入这样的困境,并且将内置电源该成了外接电源,实在有问题,把插头拔掉就可以了。